• 2010-09-30

    浮光掠影---上海行记2 - [白桦林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eyao-fp-logs/76275646.html

    9月17日。

    一觉冗长,醒来发现9点多了。闹表响的时候田姐还迷糊的叫我来着,我也迷糊的应声。最后还是睡死过去。

    起来洗漱。田姐依然睡的正香。

    出门的时候代了理身份证却忘记多带钱。本来设计好的路线是先去买电话卡再去网吧。这样只能去网吧了。07年住这里的时候,有2家网吧。找过去的时候居然都没了。一路沿街瞎走摸索着。后来发现找不到,就问了位站在发廊门口的小哥。告诉我易买得对面有。拿到如水电话后立刻回家。  在门口叫门半天,田姐才听见。我当了把她的闹铃。

    买好电话卡联系如水。她说下午去看彩排。

    描眉画目臭美一番。换上PH的白色长裙。歪编了个麻花辫。拿好给某人礼物,蹬我最爱最百搭的小白鞋便喜滋滋的出门鸟。

    在地铁站里,和他们约定在上体馆见。

    到了体育馆,在烈日下绕了三分二个体育馆,找到了星巴克。和大家汇合上了。

    紫菜和永久之前勘察了一下地形,貌似进不去。如水昨天得到明确消息,今天下午是有彩排。所以,进不去那是万万进不去可以直接去上演黄浦江腐尸案主角了=[]=

    如水又出去观察了一番。在星巴克不远处找到一个入口,门口坐着两个安保,知道这是唯一的入口。讲了半天情也没得到允许进入。

    退回来后,大家焦急讨论混进去的方案。如水一番短信过后,要到了某人中方经纪人---老王的电话。酝酿了说辞,如水出门去打电话,我们坐在星巴克里面,隔着窗户焦急的等。就见如水在那晃来晃去打了好久。终于如水进来了,她描述了刚才的经过。

    老王告知某人2点准时到场彩排。我们进去的话不太方便,等他们出来会给如水打电话安排下大家见一面,如水见缝插针说等你们出来我给你打电话吧,老王表示还是要我们等他电话。

    得出结论是。老王这是在推诿。完事他不打电话给我们一走了之,我们也白扯。所以他这没指望。

    继续商讨可行方案。大家说我一袭长裙颇有舞蹈演员的范,而且我最后到,保安没见过我,叫我佯装演职人员混进去。决定好了,我们就收拾好往入口走。

    到门口的时候我们什么都没说径直往里走。保安忙问你们的工作证呢。如水姐直接回道“我们刚才和主办联系完,他们2点到,叫我们先进去。”说完继续往里走,保安没再拦。 

    进入会场后坐了一会就帮工作人员套座椅套。导演在一边哇哇哇的指挥。

    快到2点的时候,老布毫无征兆的赫然出现在舞台上,比比划划一番后消失。过会某V出现在门口那边。。他没往里面走,直接坐在左侧座椅区的第一排。我们坐在中间座椅区的第一排。看他表情挺严肃的,不知他心情如何。今朝就主张不要贸然过去。

    Lily和布布商量了下,胆大的挪过去了。我一看也拿着相机跟了过去。

    就这样我们三个坐在他后排,我的位置是他身后左边的座位。这么近这么近的距离看着他简直是做梦。我一下激动不已控制不住的小声跟Lily花痴。过了一会,他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并给以了一个礼貌性的微笑。Lily说方才她俩过去的时候他只回头看了眼立刻又转回去了。可能是看到我脖子上围的红黑V巾。知道是V迷不是外人了所以放松了警惕。

    再过会,大部队都跟着移过来了。

    我就兴奋过度导致脑残了。忘乎所以,全然不记得他不喜欢被拍照了。端起相机,把胳膊架在前面的椅背上做支撑,然后对着他的侧脸开始一阵狂咔嚓。整个会场里只有舞台上有灯光,黑的一塌糊涂,我还是个抖抖星。咔嚓了N下还是全部虚掉了。即使没有闪光灯,但在他耳边不停地按快门。他应该早都知道了。

    就在我还按着的时候,他突然转过头看着我。我吓的立刻收回相机。心脏瞬间收紧提到嗓子眼。心想完蛋,他肯定要生气了。然后他倏的站起来,转身。抱着手臂居高临下的盯着我看,我如做错事的孩子一般,心虚的用裙子盖住相机。我先是抬着眼睛看着他。慢慢发现某人表情很是温和,不是我想象的怒目而视。便大起胆子抬头迎上他目光。机会难得,失而不得。这一刻我要看个够,跟他对视起来。他心情不错,微笑着一直对视了个10多分后,他开始来经典电眼了。这下我可不行,接下来躲了3次他的眼光。一共对视可20分钟吧,我招架不住投降,赶紧把礼物递上去。某V用中文说了谢谢,接走。然后坐回去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就是这张照片把某V给拍站起来的= =0,众多照片里唯一能看的一张)

     

     此刻汤灿已经开始演唱了,一首“冬天来了”唱的极为美妙清澈,真如雪花飘落般带着寒意带着清透却又情意绵绵。汤灿的嗓音也清澈明亮,晶莹剔透。

     汤灿刚唱了几句,V就起身前往最左边的过道来回踱步。时而沉思时而仰头,并偶尔往我们这边扫视两眼。我嘛反正近视还没眼镜,根本看不清他的脸,黑暗中就看到他的黑影在动。索性去看汤灿唱歌,偶尔再扭身看看他。

    汤灿唱了两首也不三首歌过后,工作人员就叫他上台走场了。大家跟着冲回到中间座椅区。某V被叫上台之后一直闲着, 然后他就拿话筒哼唱了一段不知名小调。

    等工作人员部署协调完了,“歌剧2”的音乐响起,他唱了几句后突然说起了rap... ...嗷嗷嗷,这小子一直喜欢在现场的时候即兴演唱变调版本,难道这次是要来个说唱版“歌剧2”??????大喜+期待之际。翻译姐姐急忙跑上台跟导说音响问题。大家才明白原来如此。

    第一遍“歌剧2”唱毕,他又和翻译姐姐BLA一番,翻译姐姐和导演BLA。

    第二遍“歌剧2”音响神马的都调节好了,一遍OK。

    (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他唱歌,以前就知道他唱高音很轻松,但是完全没想到他唱高音的状态如同我们正常呼吸一样轻松。轻轻一呵,高音就出来了。)

    然后是和汤美人合唱“喀秋莎”。

    “喀秋莎”唱完,某人下台,和老布说了几句后他们就往门口走。我们见势立刻跟上。跟着他走出了演出区,在走道上转来转去。= =b 大少爷这次又带着大家迷路了。他迷路气场相当强大。直到工作人员来找,才找到了目的——休息室。

    我们就在外面候着。被刚才的对视弄的,我已经云里雾里了。荡漾的不行。如同复读机一样和lily花痴。

    过会,某人一行人出来往外走。大家见机把礼物递上。我因为之前先送掉了没什么事就站在边上看他。

    走到车前时,看他还没上车,大家就拿出东西给他签名。这时又发生了一件囧事。如水拿出签字笔,拔笔帽的一刹,笔芯不知道咋搞哗啦掉在地上。如水左手笔管右手笔帽,本能“啊!”了一声,某V也应景地“啊!”了一声后就咧开嘴笑了。我立刻递上我的签字笔。我托起围巾给他签,因为太软没有垫着的东西,他艰难的画了两下,实在是签不了太美观了。今朝美人拿出金色的笔给他签的时候,大家说围巾上金字比黑字好看,我就又递过去围巾签了个金色版的,这次还没上次摊的开,就是点了两笔而已。

    都签好了,某人上车。启动前,老布突然下来,举着他的大炮筒对我们绅士的笑。我们以为某人良心发现要跟大家合影?结果失望。老布用英文询问能否给我们拍张照。=。。=其实老布等于白问,我们摆好姿势给他照。照完,老布微笑着说谢谢后便上车。这其间某人依然在车里。车子启动时他在车里跟我们挥手拜拜。我们目送。

    送走某V,大家去吃饭。至此感谢今朝和永远的款待。

    边吃边扯到到7点多后。步行去外滩,顺道大家陪我去了趟上海书城,我买了两张V的引进版精选集,留做送机签名用。

    在外滩就是看人了。07年和09年在上海呆了一共一年多。07年住陆家浜路上,走到外滩也不过半个点,我都懒得动弹。这还是第一次来看外滩夜景。

    我们想照个合影吧,找了N个人,不知道为啥都那么悲催,不是糊了,就是角度不好。总算最后逮住一位懂些摄影的大叔拍了张满意的。

     

    不到10点,和今朝永远分别。酒店在杨浦区,古式装修的很是好看,门口还做了个水井的喷水景。

    如水叫我这几天去酒店跟她们住。16号晚上她就一直打电话给我叫我下飞机直接来酒店。因为手机丢了,一直关机没联系上我。我想了下决定先回田姐家换身便装后去酒店找她们。拖拖拉拉的PH长裙太不方便了。

    联系好田姐,去来福士找她,取了钥匙。换好衣服,带好送机要穿的衣服和臭美的家伙事儿。匆忙往酒店赶。

    如水和她的小LG紫菜一床。我和lily姐一床。

     

    大家一直说今天萝卜不是特别好心情,全程都是没啥表情。只有离开的时候在车里跟大家挥手告别的时候笑了。

    不知道是不是我大条,发正我是觉得他还是心情不错的,对视的时候他笑的好温柔好温暖好绅士好迷人>/////////////<

     总之满足愉快幸福的一天!!!!!!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紫菜拍的暗夜中的“糊萝卜”~

            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布布拍的舞台上油画效果的萝卜!~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刻某V和汤灿正合唱“喀秋莎”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